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天津旅游 > 企业单位 > 正文

MissionPossible:600年的天津找到了“北”

发布日期:2018-9-14 下午 04:39:39 浏览:152

来源时间为:2018-09-12

与北京之情愫与世界之距离与未来之约定1

一个起点“高”,历史“牛”的城市,如何在新的格局重塑中,找到再度辉煌的未来?

在中外建城史上,有三座城市的崛起会令人发出“missionimpossible”的感叹。

一是圣彼得堡,二是深圳,三是天津。它们都是从微不足道的地理存在:一个军事要塞、一个界河渔村和一个河海渡口,被赋与伟大的使命,在极短的时间内崛起,成为世界城市史上的新座标。

时至今日,圣彼得堡仍然是俄罗斯双城记的主角之一,深圳位列以经济而论的中国城市三雄。相形之下,天津无疑稍逊风骚。在最近半个世纪中,它前被北上广深超越,后有一个加强排的二线城市追赶,处于尴尬的处境之中。

在国内的城市历史上,天津的发展和命运是个孤本,没有参照案例。天津有三次明显的历史转折,都和中国当时的国运以及来自北京的政策密切相关。

2

曹操的“伏笔”与朱棣的“天子渡口”

当时曹操破袁绍后北征乌桓,出于军事运输的需要,自建安十一年(206)始,先开凿了平虏渠、泉州渠和新河渠三条运渠,这是天津地区历史上最早的人工河流!

也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华北平原上300余条大小河道汇流至今天的天津,这为天津后来发展成河海交通咽喉准备了条件。

始于漕运交通基础,天津在隋汉唐时期因盐场而逐步成镇,承担管理盐务的任务。

天津有句老话,叫“先有大直沽,后有天津卫”。《天津卫志》有这样一段记载:“明永乐二年,文皇命工部尚书黄福、平江伯陈瑄、都指挥佥事凌云、指挥同知黄纲,筑城浚池。”明成祖朱棣鉴于直沽是海运、商船往来要冲之地,田土肥沃、宜于屯守,所以决定在直沽设卫筑城。

城建好了,朱棣下了一道圣旨,把直沽海津镇这个天子渡河之地赐名为“天津卫”。“天”是天子的意思,“津”是渡口的意思,“卫”是明朝的军事制度。所以我们现在说“天津”这个名字,就是永乐大帝给起的。后来1404年1月23日这一天,也成为天津市的建城纪念日,天津城的生日,天津大概是世界上唯一一座能够考证出具体建城日期的古城。

天津正式筑城后开始驻兵,首次作为军事要地负责拱卫北京。此后,一直到清朝,天津的主要作用都是充当北京的渡口以及防卫重镇。

明朝期间,中国经济开始出现资本主义萌芽,城市繁荣,商贸活跃,全国人口增加至1亿人以上。不过,世界的格局也正在悄然发生变化。在天津设城88年之后,克里斯托弗·哥伦布受西班牙皇室委托开始环球航行。此后的数百年间,东印度公司等一批原始的世界性贸易形式迅速发展,并在欧洲和亚洲之间建立频繁的海上联系,叩击中国的大门。

百舸争流与名流荟萃的北方中心

乾隆年间,获得海上霸主地位的英国多次派公使来访,他们不满足于以香港作为唯一的通商口岸,希望用外交手段修改中国的通商制度。

1860年,英国勋爵额尔金率领一支26艘船的舰队从大沽炮台登陆,击败僧格林沁的军队之后,抵达天津城,天津防卫北京400多年的历史使命就在船坚炮利以及帝国涣散的民心中轻易瓦解了。从此之后,天津成为中国新的通商口岸和北方的经济要道。

因为开埠通商,并出现大量外国人,天津成为当时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也是最开放的城市之一。也因为天津的海防失守,让清朝意识到了与西方国家的军事、科技实力差距,开始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谋强计划。

直隶总督曾国藩在天津开启富国强兵实践,李鸿章在天津倡导洋务运动学习国外的技术,袁世凯在天津操练新兵。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约瑟夫·史迪威都曾长期居住在天津。戊戌变法失败之后,梁启超在天津度过了他人生最后的14年,一边在南开大学教书,一边写作《饮冰室合集》。

根据复旦大学樊如森博士的研究,20世纪上半叶,天津迅速发展成为北方最大的对外贸易、工业、金融中心和人口增长最快的城市,天津“北四行”的发展势头迅猛,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整个华北地区的金融领域。这个时期内,爱新觉罗溥仪、袁世凯、张勋、顾维钧、冯国璋、段祺瑞、盛宣怀、张学良等人在天津的故事也足够写一部精彩的《天津风云》。

在天津的经济辐射与带动之下,北方广大地区,各个行业的近代化和外向化水平,都有了前所未有的进步,使这里重新成为全国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之一。1930年,天津被南京国民政府设为直辖市。到1949年解放前,天津的经济总量和城市人口数量都仅次于上海,是中国的第二大城市。

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广东、福建承担了第一批经济改革试点的任务,广州的经济迅速发展,并超过了天津。一面是南方经济的崛起,一面是被北京的光环所掩盖,再加上全国铁路建设提速,南北方货物交易的陆上通道被打通,天津在北方的经济版图中的作用从经济中心退到从属地位。

此后,在北方也一直没能形成广深、苏沪杭这样的经济圈,而是长期保持以北京为单中心的经济结构。在这个版图中,天津的角色是协从、协作北京。

3

天津找到了“北”:京津冀协同发展

2005年开始,京津冀之间的角色定位出现新变化。2005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六届五中全会将“推进滨海新区开发开放”写进国家“十一五”规划建议,标志着滨海新区首次被纳入国家整体发展战略。2006年国务院通过的《天津市城市总体规划(2005-2020)》,又确定了天津的城市定位:是环渤海地区的经济中心,要逐步建设成为国际港口城市、北方经济中心和生态城市。

从2005年到2012年的八年间,天津gdp的增长速度始终保持在20以上。2011年,天津市的经济总量超过了苏州,在北方区域中的经济地位不断提升,天津港也成为名符其实的世界大港口。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目的是加强环渤海及京津冀地区经济协作,加强产业协作和转移,构建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京津冀一体化包括“一核(北京)、双城(北京、天津)、三轴(京津发展轴、京保石发展轴、京唐秦发展轴)”。天津在其中的角色是承接北京的产业转移、发挥自身自由优势和影响力,为环渤海经济圈的建设发挥贡献。

从1404年天津正式建城,到2014年京津冀一体化方案的提出,610年间,天津市走的是一条从协作北京到协同发展的战略路线。

之后是北京和天津之间经济合作、协同发展的落实和加速推进。2018年7月,北京市出台京津冀协同发展2018-2020年行动计划,明确提出加快推动京津合作示范区建设,促进区域产业整体升级。同时,还将推进公共服务共建共享,在坚持优质资源输出的同时带动当地公共服务水平提升。

在这次重大历史机遇中,包括天津在内的整个北方区域的经济结构将重新划分,其中的一些新区的价值被深度挖掘。例如,“4 n”区域的经济推动力和区位优势得到凸显。

“4 n”是《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明确提出的功能承接重点平台。其中“4”指曹妃甸区、新机场临空经济区、张(家口)承(德)生态功能区、滨海新区,“n”指宁河京津合作示范区、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武清京津产业新城、宝坻京津中关村科技新城和沧州、正定、北戴河等一批特色园区以及白洋淀科技城等园区。通过“4 n”合作平台,推动京津冀区域内相关产业升级转移,形成聚集效应和示范作用,实现区域共赢。

位于天津市的滨海、宁河、武清、宝坻的发展,将会带动整个天津的产业升级和战略提升。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指出,首都的非核心功能向外疏解,天津将是当前的最大得益者。现在新型的受益区正在由武清等天津传统区域转向新区域;所谓新区域是指空间距离上处在京津双城节点之上的地区,京津合作示范区所处地理位置就是典型。一系列因素决定了京津合作示范区有着广阔的前景和机遇,对于开发企业而言,目前也正是窗口期。

4

从飞地到平衡城市,京津合作示范区开启合作窗口

位于天津宁河的京津合作示范区曾经是北京在天津区域内的一块飞地,属于北京市清河农场。借助京津“双城记”和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京津合作示范区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京津合作示范区作为两市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加强经济社会全方位合作的重要平台,京津两市专门成立由分管副市长任组长的领导小组协调机制,加大体制机制创新,统筹推动示范区在产业准入、创新支持、创业服务以及财税、金融、人才、社会保障等方面先行先试,“打区域牌、算共赢账、走联动路”。

作为京津新经济格局的重要节点,京津合作示范区将依托北京优势资源,融入天津经济社会发展大局,围绕建设京津产业发展协作区、首都学研转移区、京津医疗健康合作区三大功能定位,构建旅游休闲度假为先导,健康医疗、文化教育为特色,环境技术、高技术服务业、高端商务商贸为支撑的产业体系。

京津合作示范区的开发建设主体首创经中公司是首创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首创集团总经理李松平指出,首创经中与美国gensler、som、三星sds等多家国际、国内知名机构合作,坚持高起点、高标准的适度超前规划,提出“平衡城市”发展理念,希望在京津合作示范区实现生产与生活、人文与科技、城市与生态的和谐共生。

京津合作示范区的开发建设不仅建立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战略基础上,也建立在中国对城市发展模式的新思考上。《纽约时报》曾经评论:“城市的繁荣会放大人类的优势,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能够推动创新、吸引人才、鼓励创业,进而促进社会与经济的流动性。”城市发展到今天,其原始的防卫意义已经褪去,在一个个没有高墙围绕的城市中,寻找美好生活才是聚集其中的每个人的目的。在城市中,经济、科技、社会分工、居住生活、教育、商业的发展更加追求平衡。

城市的影响力也因此达到史无前例的程度。城市经济学家格莱泽说:交通技术塑造了我们的社会,汽车的出现和普及,让美国的城市进行了一次全面重组。在休斯顿以北30英里的森林地带上,天然气巨头米切尔做了一次城市建设实验,他在设计规划中强调生态、自然,并把这个城市取名为伍德兰兹。随着居民的涌入,米切尔又修建了学校、商场、公园、高尔夫球场,甚至修建了科技园,招来能源企业入驻。伍德兰兹很快成为新城建设的样板,影响了许多美国地区。正是伍德兰兹这样的卫星城,支撑了休斯顿、纽约、芝加哥、东京、伦敦这些世界级城市的不断发展,让它们没有被拥挤的人口所压瘫痪,并通过新城不断向外扩展其影响范围。

京津合作示范区和伍德兰兹有着相近的位置和生态,它距离北京100公里,距离天津中心城区20公里,距离滨海新区核心区15公里,距离天津滨海国际机场15公里,。未来还将有有5条高速、两条地铁线通过京津合作示范区。京津合作示范区毗邻面积95平方公里的七里海湿地,京津合作示范区整体建筑容积率在1.0至2.0之间,建筑密度控制在25至30之间,住宅区绿地率不低于40。

京津合作示范区是首创经中“平衡城市”理念的一次具体实践。首创经中坚持高起点、高标准的适度超前规划,依托区域自然水系大力进海绵城市和滨水景观建设,形成河湖相通的亲水空间。未来,示范区不仅有48万平方米的中央公园建设,而且还有10公里的城市环形绿链将各个组团串联起来,形成收放有致的特色慢行环线,公园绿地服务半径可达到500米。此外,京津合作示范区还是高科技在城市管理中运用的倡导者。

在京津合作示范区内,首创集团将利用高科技来服务生活,通过城市智慧中心以及基础设施的信息化建设,为城市运营提供高效的管理。在示范区内加大新能源、新材料、云计算、物联网等新技术、新产品的集成利用与示范推广,适度超前规划布局,实施智慧交通、智慧环境、智慧社区、智慧生活等5大类共计20个智慧城市项目。目前,京津合作示范区已纳入国家第三批“智慧城市”试点。

5

经过前期的充分论证和先行规划,2018年京津合作示范区正式进入全面实施和落地阶段。据悉,今年示范区计划出让约3000亩经营性用地,其中住宅用地约2000亩,产

[1] [2]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