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天津旅游 > 资讯杂谈 > 正文

当年对婚后胡蝶的报道:被称“潘太太”害羞极了

发布日期:2018-9-17 上午 09:46:37 浏览:13

来源时间为:2017-12-04

作者:周利成文/供图

1930年7月,天津名士王伯龙在法租界24号路(今长春道)创办《天津商报周刊》。该刊为综合性刊物,办刊风格基本模仿《北洋画报》,为8开本道林纸,四版。

因为影后胡蝶童年时曾在天津天主教教会女子学校读书,因而画报也就格外关注她的成长,曾用多个整版报道她的消息,尤其是胡蝶结婚前后的一些情况报道得更为翔实,最具特色,颇有影响。

1935年11月23日,位于上海九江路和江西路口的一座教堂里人声鼎沸,影后胡蝶与上海德兴洋行的总经理潘有声正在这里举行结婚典礼,并在南京路英华街的大东酒楼设宴。明星公司的田汉和洪深联名为胡蝶发去了贺电,在婚礼仪式上,明星公司的同仁们齐声唱响了周剑云为胡蝶所作的《胡蝶新婚歌》。

远在北方的《天津商报画刊》在婚礼的前几天便做了详细报道。11月21日的《天津商报画刊》首页上方是一幅“影星胡蝶女士游戏造像”;三版是“蝶婚专页”,内有8幅照片,其中有订婚照、生活照、《夜来香》剧照、胡蝶访欧时与德国影星丽琳·哈蕙的合影等;刊发题为《希望婚后的胡蝶》的文章则在表达对胡蝶与潘郎“白头到老,子孙满堂”祝福的同时,也希望婚后的胡蝶不要离开银幕;专页上还别出心裁地设计了两个空白签字格,希望“一双酒窝儿,装满了几千万人的热与爱”的胡蝶与潘郎两位新人,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给报纸签名留念。

12月19日《天津商报画刊》的电影版,报道了胡蝶的婚后生活,刊登了梅兰芳、丽琳·哈蕙等赠送的礼品照片。署名进德的记者以《在“蝶宫”中一个早晨》为题,报道了他在胡蝶新居的见闻:“‘胡小姐’三个字一喊出口,立刻又咽了回去,忙笑着改口呼了一声潘太太。她害羞极了,脸上浮起两朵桃花来,常言道习惯成自然,喊惯了的胡小姐,竟成了一个过去名词,呵呵!一间美丽而带新房气味的客室,分坐4个人:一是房子的主人翁潘有声君,一是他的新夫人胡蝶女士,一是潘君老丈母娘——胡女士的母亲,一个是我。在大家都感到快乐的时候,找不出一句适当的话祝贺他们。我是为摄照而来的,不必消耗人家宝贵而甜蜜的光阴,当下拉下镜箱,请他们三位合坐一只沙发上,拍了一张照,这是影后下家蜜月期中第一张处女之作。胡女士说你来的恰巧,我有几件最可爱的礼品,请拍两张照,因为今天天气太好。说着立了起来,领导着我指向一只玉雕蝴蝶,这是市府李大超先生送我的,这玉是云南产,又白又腻,你看它的光多么柔和而美丽呀!一转身,指着壁上镜框中镶着一幅合欢偕老图,下款是梅兰芳三个字。这幅画真有史的价值呢!遂又领我踱入寝室(洞房),在妆台上面拿起一只手镜,镂银的边缘,背面用五色绒屑堆成蝴蝶一只,栩栩如活,像要展翅飞去。她说这是丽琳·哈蕙在巴黎寄来赠给我的。拍完之后,她侧身倚在绣满蝴蝶的枕头上,望着挂在卧榻上面的一架金边镜,大红缎子镶裱的一张画儿,原来是本刊主编王伯龙夫人增丹玲女士画的5只蝴蝶,并有老名士方地山的题词。无怪胡女士要与这张画蝶合拍一照。凡是到洞房来的亲友,谁不啧啧地称赞几句啊!”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2年1月6日总第2253期第四版

最新资讯杂谈
本周热点
  • 没有资讯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